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7, 2008的文章

思念的溫度

          這樣冷澀的天氣, 總會讓我想到Jeff Buckley   懷念著他的吉他, 還有純真、纖細、易碎的嗓音   唱出無比敏感的內心 也感動了聽眾的靈魂 我承認,曾經因他的歌曲流了眼淚 那是對他才華與早逝至上的萬分敬意。   感謝他付予的靜謐、空靈與宣洩 在冷澀中帶走了煩雜, 一同密西西比河帶走了纖細的他........   無語.....只剩雋永     Hallelujah. 讚美主、讚美Jeff Buckley....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P  2008.02.03